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可能会突然产文 自娱自乐派 拖延晚期 时常弃坑
weibo:@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昨天的肉文的兼容性(作者有病系列,慎入!)

—剑哥X野崎

-可能OOC

-黑化注意

-正文地址:【堀鹿】黑色假面


“嘛,钥匙还在剑哥那里,他不会先走的啦。”前野和野崎说道。

“恩,那我就再去找找吧”野崎找不到剑哥是不会放弃的,毕竟还有很多原稿的修改要和他说“话说,你怎么不回去”

“啊,其实都老师拜托我帮忙整理一下原稿什么的,虽然说不多但是至少也要用十几分钟啦”

“恩,原来如此啊…那你去忙吧”野崎到洗手间再去找一次剑哥。


“剑哥!剑哥你在哪里…”

“野崎,进来一下。”

“哎!”野崎很惊奇的发现声音是从男士洗手间里传出来的,但是里面除了洗手间一直亮着的那盏灯之外一点亮光都没有,难道是...野崎想了想脸黑了大半截,轻手轻脚打算离开的时候,却被一个黑影捂住了嘴拉了进去。


等他把野崎按在椅子上,松开了手,本来以为野崎会大叫的,没想到他却很肯定的说:“剑哥,你在做什么啊。”

“啊,你知道是我啊”

“恩,剑哥的身上总有种特别的香味呢”

透过微弱的灯光,剑哥看见野崎那张完?美的脸上的两颗黑色宝石闪着光,便不自主的脸上多了几道红色。


“喂野崎,还记得这个吗”说着剑哥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钢笔。

“啊,这个,不是我送您的钢笔吗…剑哥你拿这个干嘛”

“如果我黑化的话,野崎君你会害怕吗”

“不会哦”野崎摇了摇头依然笑着,“因为剑哥一点都不可怕呢…不如说还真的不能想象剑哥黑化的样子呢”

“啊是吗”说着剑哥把钢笔夹在了耳朵上,嘴角扬起了一种意义不明的和平常完全不一样的笑容,“那就让你看看吧”


野崎刚想说什么,剑哥就用嘴唇堵住了野崎的双瓣,把他按倒在座椅上,然后手摸索着把他的裤子和袜子都褪去(恩包括胖次),然后把满是野崎气味的双唇移到大腿上,一边舔着一边还轻轻地咬了几口。

“等等,剑哥…啊…”本来想让前辈停下的,却被狠狠地咬了一口,又不敢喊太大声因为害怕被前野听见,只能咬着嘴唇眼角微泛泪光。

“不能叫我剑哥啊,要叫我主。人。 ”剑哥把脸凑近了野崎,“知道了吧”

“知…知道了,主...主人”平常自己神经很大条,什么话都能面不改色的说出来的野崎,在这时却是红透了脸,心脏也跳得前所未有的快,小腹微微胀痛着,感觉很舒服却又感觉不满足。

“主人,我…呜…”他喘着气想要和剑哥说出来她想要,却怎么说不出口。

“啊我知道哦,野崎君在想什么我都能知道呢,脸上慢慢都写着呢”说罢又吻了一口野崎,然后把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轻轻地在她柔?嫩的外壁摩擦。


“呜…恩…”明明很想发出声音却知道不能,野崎只能涨红了脸,甚至快把嘴唇咬出血了。

一点点的探了进去,一直到最里面。本来就很紧实的内部,被放进了这么一根巨大的东西,虽然很痛,但却一点也不讨厌这种感觉。

虽然抽 插速度很慢,但却在里面胀大了,野崎已经一副快要不行了的模样脸涨得通红。


“野崎~,回去了吗”外面传来了前野的声音!


“野崎”剑哥在她耳边说道,“要你跟他说哦”


“我…我在这里面…呜”本来以为剑哥会停下来,没想到却更用力了。


“野崎你在洗手间吗”部员声音在不断接近洗手间,“那剑哥也在吗”


“我…我在帮主...剑哥找…找一只钢笔呢”野崎断断续续的说道,“不…不过不用麻烦…你,早点回去..吧,恩….”


“恩,那我先走了”前野准备离开了,“那明天再见”

“啊~” 前野正要走时,剑哥在野崎的脖子上吸了一口,野崎毫无准备的叫了出来。

“怎么了”前野停下了脚步,“没事吧?”

“啊,没事!明天见!”


野崎脸颊上留下了泪水,毕竟真的很痛呢,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


虽然前野走了,剑哥的力度丝毫没有降低的意思。

“没人了,可以叫出来了哦”刚说完,就把满满的,带着自己气味的,温暖的液体灌入野崎体内。


液体进入身体的那一瞬,野崎感觉脑袋里什么都被清空了,只感到无比的舒畅。膨大的东西从体内一点点抽出来,野崎喘着气,不由得呻吟着,下面像着火了一样。


剑哥那下钢笔,舔去他脸上的泪水


“黑化的剑哥,也很帅呢”野崎笑着对剑哥说


“会不会太用力了”剑哥再怎么说还是心疼他的


“虽然很痛…但是我一想到是剑哥就觉得很舒服呢,不知道是为什么”


剑哥摸了摸野崎的脸,“走吧”


“可是...可是剑哥你要把这里清理掉吧”


“恩,你先走吧”


“不要!剑哥…剑哥不在的话我会害怕”


剑哥心一跳


“而且...而且我现在走不动呢”野崎别过头去红着脸,下半身依然光着。


半小时后

野崎被剑哥单只手臂送回了家,野崎脸上满是幸福。






乌鸦的烦人吐槽:

XD写这个文一点都不哈子噶喜是怎么回事啊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0)
热度(2)

© 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