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可能会突然产文 自娱自乐派 拖延晚期 时常弃坑
weibo:@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静临】DRRR脑洞后续--大概是个虐里面有点糖 《无题》

※可能OOC请注意介意慎入

※腐向

※另两篇传送门:

1、http://sanzhoumudewuya.lofter.com/post/1d02ddc6_7ea4c4c

2、正在施工

※另两篇的01部分全部和此篇相同嫌麻烦的可以跳过

※文笔不好,不过是很认真写下的一篇文,祝食用愉快


01.

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呢。

偶尔也会想要站起来像以前一样,像以前一样在池袋街头观察着各种人类和非人类呢。

可是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自己在逃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做的选择应该就是正确的了呢。

恩,稍微,有点困了呢......


恩?什么声音?

是听错了吗,那么多年从来没听到过这种脚步声了呢。

不,应该说

那么多年都没再听到这个脚步声了呢


嘛,真的是,单细胞生物呢


能找到这里真厉害呢

看来情报贩的职业另有他人了呢

门是开着的

对并不是未上锁

而是开着的

这么荒的地方,除了那些偶尔来这里的那些追随我的人,就剩下要来杀我的人了吧

那就把打开些门缝吧

把那些想来杀我的人类或非人类带进来吧

如果死了,就算是我曾经对人类不纯的爱的惩罚吧

虽然现在的惩罚也已经够重了


果然

果然是你吗


“好久不见呢”


以为会像以前那样

不,已经回不到以前了吧

不过还是以为会像以前那样开始我们的日常

不过这种日常不就是被我自己破坏的吗

那还奢求什么


你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啊

我可是闭着眼睛等着你来杀死我呢

一点动静都没有算什么

这么安静

一点都不像你啊

不,应该说

一点都不像我们啊...


算了

睁开眼睛吧


眼前却是一个陌生的人


之所以说是陌生人

以前的他可是不会这样的啊

以前明明在想什么都溢于言表呢

但是现在

现在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你

在想着什么呢

并非用着同情的眼光却露出难以理解的表情

那从内心分泌出的液体到底是在说什么呢

和水一样呢

外表那么容易理解里面却有着各种杂质


我想说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说不出一句话

不是因为难过

当然更不是因为害怕

当然更不可能是因为同情

或者其它无聊的理由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其它一些更无聊的理由

但不可否认的是

在这个非人类面前

内心有点动摇似的

条件反射般的和他做了同样的事


不,已经不能说他是非人类了吧

为什么他变得

那么像人了呢

我不想

对他有那种我对人类的不纯的爱


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呢

想把这些情感憋回去呢

让它们好好呆在心里

才不要在那个人面前露出这种表情

好不容易赢了一次呢


好温暖

有什么从没感觉到的温度环绕着自己


后来意识并不是那么清楚了

可是还是记得

我果然一次都没赢过呢

我这么在心里微笑着想过


0.2

今天意外地没有工作

不过也好

一个人出去溜溜吧


好像很久没有在街头闻到难闻的味道了啊

不过平常的香味也不是那么敏感了呢

蛋糕的

咖啡的

卖花店里的


是因为每天都是同样的气味

所以嗅觉变得迟钝了吗

啊那是不是

如果有刺激性的臭味就能重新换醒了呢


哪里有呢

反正没事就去找找吧


打开垃圾桶往里面闻味道太过变态了

在街上脱下鞋子也太变态了

如果是榴莲

不行

那味道闻多了还是很香的


哪里还有臭味呢

有着血腥味的阴暗角落?

还是变态医生家的手术室?

但是说到臭味

虫子果然最臭了呢


可是


哪里去找呢


那么多年过去了

好像再也没有人提到过那满身臭味的男人的名字了

不是男人

只是单纯的跳蚤罢了

想想就觉得好烦啊

为什么我还会记得啊

为什么那么多事情都会让我想起他啊

真麻烦


不过

新罗虽然从不提起

但绝对不是忘记了吧

那是因为不在乎吗

啧不想去想啊


这样下去

又是一个没有香味的一天呢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在平凡的街上


♂♀

[“社长…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呢”]

{“不过,最后社长真的笑的很开心呢”}

[“可能是又做梦了吧,每次一闭上眼睛就会做关于那个人的梦吧,不过那个不是笑啊感觉很勉强呢,可能还是想通了什么吧…”]

{“但这次绝对不是那样的表情啊!”}

[“你啊…不要在大街上突然叫出来啊…看那里还有个男人在看着我们呢”]

{“对不起…”}

[“社长他每次都会说梦一直都停留在脚步声停留在门前呢”]

{“恩…一直说是忘了对方脸的模样了,但是明明可以找到情报的却不让我们帮他”}

[“可能只是自己单方面拒绝想起吧”]

{“那,应该已经想起了吧”}

[“是吗…”]

{“应该是吧”}

[“那我们问一下吧”]

{“恩,问一下吧”}

短发女孩打开了手机

[“你见到那个人了吗,

    是不是最后他打开了门带走的你呢

    是吗

    折原社长”]

♂♀


恩?

那边的女孩怎么感觉很激动的样子

表情?

啊是我的表情太狰狞吓到她们了吗


梦?

脚步?

真是痴情的人呢

连梦里都一直想着对方


恩?

感觉闻到了什么臭味

难道是街上又出现虫子了吗

比如跳蚤之类的

那我得快点找到他呢

不然就只能永远活在平淡无味的街道上了


居然要向跳蚤去索要香味

明明满是臭味

为什么没了臭味

其他味道也都没了呢


恩?

orihaya

社长?


啊绝对不是我听错了吧

不过明明最讨厌暴力

但是还是不由得想要笑一下

是因为即将回来的五味杂陈的生活吗

明明不是个好词

可是还是很期待啊


去问问那两个女孩吧


03.【非单纯重复别跳】


好像很久没有在街头闻到难闻的味道了啊

不过平常的香味也不是那么敏感了呢

蛋糕的

咖啡的

卖花店里的


是因为每天都是同样的气味

所以嗅觉变得迟钝了吗

啊那是不是

如果有刺激性的臭味就能重新换醒了呢


比如说

你的臭味

就能唤醒我全世界的香味

那么那个时候

你的臭味

会不会也因为特别而变得好闻起来呢


0.4

“啊,你们社长最后想见到的那个人,肯定,也想见到他呢”


后记:【听说过,临死前的幻觉吗】温哥华好冷现在晚上快11点了手都冻僵了2333 到后面大概是OOC了不过已经尽力不往OOC方向发展了 本来就是拖延症严重所以很久没有填坑今天发现居然有人评论了真的好开心然后一激动就填了一个现在还剩下一个等我开学后慢慢来OVO 总之就不解释什么了本来不想写这篇虐的后来想想把它改成虐中微糖分的话就好了 因为临烧没读过所以里面到底几个人名字是什么性格是什么完全不知道,两个妹子完全架空,人设临时想的所以没塑造好抱歉,如果我后来有想法会修改的。同样也是篇自娱自乐文(然而没安抚到我受伤的心灵啊喂),看过后留个脚印我会很开心也会挺给我动力的。谢谢你的食用,顺便我的微博 。


评论
热度(6)

© 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