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可能会突然产文 自娱自乐派 拖延晚期 时常弃坑
weibo:@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静临+野神】 彼らの物語 ❤ 墨镜破碎组的场合 1

上一篇:相爱相杀组的场合 1


明明是在工作的但是却感觉头昏昏沉沉的,眼前一片黑暗,而且莫名的心脏跳得很快。

难道说,是昏迷了吗!?还是发生了地震然后被急救了!?那......

浩史!!

当他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马上坐了起来,发现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躺在病床上手上插着输液管嘴上套着氧气罩之类的,只是单纯的从一张并不大的床上坐起来了。

自己也在一个不认识的卧室里。不是自己的也不是浩史的,那是谁的房子呢。然而身体还在从睡梦中醒来的状态,根本没什么精神。

“可恶,到底怎么了”

刚说完他遍惊恐的捂住了嘴。

自己的声音怎么变得那么低沉了,而且也没有故意压低嗓音啊,一定是在做梦吧,恩肯定是做梦,他这么想着。但再这么睡下去一定会给浩史添麻烦的,一定要赶快醒来,于是他试着用最大的力气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腕。(这种行为我们一般称之为作死)

但自己还是没有回去,只是手变得湿淋淋的了。为了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跑出了房间。还好是个不大的屋子,开了灯一眼就知道洗手间在哪儿。

他赶快洗了把脸,然后胆战心惊的,抬头看向镜子中,现在他也终于知道自己声音为什们那么低沉了。镜子里是一个黄色毛发的,睡眼惺忪的人,脸上也没有皱纹,身材也没有什么赘肉,然后,手臂在流血......

从屋子里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包扎用具,虽然血已经一路撒在了地板上,但这个奇怪的身体一点也不痛。他现在也来不及想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了,也没有兴致去慢慢思考,因为现在浩史的状况他一无所知,这简直是比他差点咬断自己动脉还要紧急的事情。

他是不是还好好的,还是说他也变成了谁呢?

脑海中闪过了一个黑发男人的样貌,他遍想都不想就穿着睡衣打开家门跑下了楼。


凭着自己对池袋的记忆,跑到了地铁口,才发现自己出门前不看一下时间和日期是多错误的事情。

虽说现在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但时间却是和自己所认知的世界完全一样的。马上就是日本三大庆典之一,一月二十八了,天气可想而知是多冷,而且已经是大晚上了,末班地铁已经开走了。不如说就算不开走也是一样的结局,因为自己口袋里并没有钱。

明明是个不怕痛的身体,但是却会感觉到冷呢,还是说因为四周都找不到浩史才会冷呢,好想见到他,好想见到他......一边这么想着,他一边穿着睡衣在池袋街头狂奔。

虽然池袋并不是什么他熟悉的地方,但毕竟也去过那么几次,也曾经和浩史一起从池袋走到新宿过所以还是记忆深刻的。那次一路上都唱着歌到最后嗓子都快哑了,那时也是冬天,但是因为唱的太久了导致自己不听出汗。但看到自己最爱的人笑得那么开心,就算自己嗓子不舒服了,就算满身都是汗臭味,就算引来周围的人的目光也没什么关系了。然而现在一个人跑在路上,却不知道为什么出不了汗了。果然还是太冷了。


跑着跑着路过了露西亚寿司店,明明已经很晚了但却还亮着灯,他也不顾多想该怎么解释便直接推开了门。

“已经打烊了,客......啊,静雄?”果然能见到操着一口奇怪口音日语的俄罗斯黑人呢。

“拜托了,请带我去临也的住所!”虽然很唐突但是短时间也想不上什么好的借口,干脆就直接说了,毕竟想见到他,就算不是浩史,也想确认一下。

“打架可不好哦,已经那么晚了,就......”

“不行!”他打断了那个俄罗斯黑人的声音,然后想想是自己晚上去打扰别人的这么粗鲁有点不太对,“抱歉......我有点激动了。赛门,我是真的想去见他,不是因为想打他,只是,只是......”这个男人,完全没想过自己的举动会不会被人怀疑,或者说他太执着于自己爱人的事情导致脑子里只能想着那个人,没有思考其他事情的余地。就是这么一个人,穿着睡衣,在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在赛门、店长、瓦罗娜还有门外刚刚做完任务的赛尔提面前流下了眼泪。

赛门可能从认识静雄以来都没见过这番景象,以至于完全懵住了,当然其他的几个人也都呆站着,觉得这是一件比眼前这位正在哭泣的人把房子徒手拆了还让人恐惧的事情。

他感觉到有人在他肩上拍了拍,回头看到那个带着黄色猫耳头盔的人把一个打着字的屏幕亮在自己眼前。

“上车吧 我带你去”


他也忘了自己怎么道谢的,也忘了自己怎么走出店门,怎么坐上黑色摩托车然后到达那个以前只在荧幕上见过的门前,也忘了自己是怎么和赛尔提道别的,因为当他站在大门口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准备好。

万一浩史变成临也只是自己的假设呢,那么要是那是真正的临也的话怎么办,要是他拿着小刀刺向我我真的躲得开吗。要是不是浩史的话,那他现在在哪儿;要是他的确变成临也的话,会不会害怕,会不会逃出了这间屋子......

但是当他想到前几天浩史随口说的一句话的时候,他已经决定了不管开门的是谁都用一种方式去迎接。

咚咚咚

“是我”

过了不久,门内传来脚步声,然后大门缓缓打开,有着柔顺的黑色毛发的男人出现了在他面前。

“啊,是小静吗”声音里面有些颤抖,可能是错觉,但语气的确是和临也一模一样。

然而他并没有多想,而是按照他做的计划,把眼前的人拉到自己的怀里。

本以为对方会拿出小刀,或者一把推开自己之类的,但是却安静的呆了快半分钟。

接着,他怀里的人用自己美妙的声线划破了寂静。

“小野……君?”




P.S.明天就是animate cafe的抽選予定日了 如果16或17或18的任何一日抽中我就连续一周日更 日更! 如果没中的话那我就慢慢更了(也不会特别慢毕竟还没写到甜和肉我心里憋屈啊)

评论
热度(40)

© 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