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可能会突然产文 自娱自乐派 拖延晚期 时常弃坑
weibo:@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静临+野神】 彼らの物語 ❤ 相爱相杀组的场合 2

上篇:相爱相杀组的场合 1

         墨镜破碎组的场合 1

“喂,小野君,在这里!”

回头一看果然是刚才那个声音和那zi个jia跳lao蚤po一样的人。但唯一的区别就是,朝自己踱步跑来的小个子男人要比跳蚤来的可爱的多。

一下,又一下。

心脏从刚才开始就会猛然加快以下,然后又平静,过段时间又一下。不会是有什么心脏疾病吧,静雄担心的想到。有女朋友还有心脏疾病的身体,身边还有一个和跳蚤声音一样的人,自己也真是不走运到了极点,他心中愤愤不平,虽然莫名其妙交换了一个身体还搞不清状况才是最不走运的事情。“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諏訪和大家都很担心呢”

“啊,抱歉,我......刚准备回去”

于是就跟着前面小个子男人走去了。

走着的路上,静雄想到了刚才那个小个子男人离自己很近稍稍抬起头的时候的样子,那种身高差的视角堪称完美。差太多的话感觉太遥远,别差别的话又会有种不明的压迫感,但十厘米左右的,触手可及而且.......但静雄马上把自己打醒了,他意识到自己从刚才开始就在对另一个男人进行奇怪的幻想,随着转换到一个奇怪的身体里面,自己都快变得莫名其妙了。

在前面的小个子打开那扇不知道自己多久前离开时关上的门之前,他回头,半带嘲笑半带疑惑的说了句:“小野君,你......为什么要去一楼的洗手间啊”


跟着莫名其妙的讨论了关于下一回神谷浩史生誕祭的计划,互相说了辛苦了再互相道了别就各自走了,然而那个名为神谷的人和他同一步伐的朝一个方向走。

“我”居然和他这么熟,静雄想到,就像汤姆桑的感觉......但又有点不一样啊,总之不要露陷就好了。

静雄虽然刚开始打算不主动说话只发出“哦、啊、恩”之类的音节,就像刚才讨论的时候一样,因为很晚了大家都以为是工作累了并没在意太多吧。但自己一来不知道自己家住哪儿,二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人在哪儿等他会不会着急,比如女朋友或者说已经有家庭了吗之类的问题,而且刚才他查了查自己的包,发现根本没有任何钥匙或者钱包之类的。就想,和自己很熟的人问问也没事吧。

“那个......”因为不知道对方和自己到底什么关系所以不知道怎么称呼所以干脆就不叫了,静雄是这么想的,“你说有没有人在等我呢......家人之类的?”

那个叫神谷的人顿了两秒,然后露出一个看不透的笑容

“有哦~看那边的大......不,小姐,不就是你妻子小野麗奈吗”他指了指在车站上坐着的一个女人。

天色很晚了,虽然看不清但还看的出旁边有个小男孩靠着她睡着了。

名为神谷的人瞥了一眼“小野大辅”不经意间露出的微笑,就说了句“那后天见”就离开了,然后在转角过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静雄怀揣着忐忑和安心走进他们,拍了拍女人的肩,“麗奈,走吧”,尽量说的很自然,面带微笑。

当然静雄是在两小时后,好不容易从警察局出来才知道的真相。他也并没有觉得是神谷的错,应该只是他晚上没看清而已,静雄这么对自己说到。

时间已过凌晨,虽然很想在路边直接睡了,但那么冷的天气终究不允许他这么做。想着自己本来在床上睡得好好的,只不过睡前稍微有了点奇怪的念头,然后平常的睡觉结果惹出那么多事,总结起来就是,全是跳蚤的错。

当想到跳蚤时,他那个因为又困又冷(而且还懵逼)而无法运转的大脑突然删除一个念头,毋庸置疑是关于那个有同一个声音的名为神谷的人的。

他打开手机,没有在通讯录里翻到神谷浩史的电话,而他也并没有在试图寻找神谷浩史的电话,而是给所有人发了封“请把神谷浩史的家庭住址发给我拜托了”的信件,因为是群发的,所以当他看到备注是爱心的人的时候,想想要是这是女朋友的话绝对会担心而且觉得莫名其妙。

十分钟后,他坐上了出租车,把手机里备注是“はは”发来的装着地址的邮件给司机看了一眼后,袭不过困意的睡着了。


污鸦的小吐槽:偶尔会有“小吐槽”这个无聊的环节 就是自己唠嗑一下…我发现不管怎么写这一对进度都慢的过分,而不像另一对干脆果断,这一对甚至到现在都没透露给对方自己是谁(你们好好学学另一对(所以我这个写文的到底有什么资格说他们  咳咳,总之我看了也很捉急,因为我也想写肉啊quq  另外谢谢lofter的点赞和贴吧的催更,有人在看的感觉真的超级好 说实话这是我目前写过唯一一个暂时还没拖的了,谢谢大家愿意看我的脑洞quq晚安


评论(6)
热度(29)

© 折原临也的小污鸦 | Powered by LOFTER